今年小说网 www.jnxctz.com

姜芙萧荆(他清冷撩人)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姜芙萧荆全章节阅读

你喜欢看小说吗?一定不要错过橘子软糖的一本新书《他清冷撩人,娇妻夜夜难眠》,主角是姜芙萧荆。主要讲述了:她有一个秘密,及笄之年后,每晚的梦里都有一个男人,他阴鸷疯批,在她身边拼命撩惹,每每醒来都会面红耳赤。 他也有一个秘密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梦里都会出现一个女人,她婀娜多姿,娇艳又惹火,让他每晚都欲罢不能,于是,他暗中找了这个女人许久。 直到那天,侄子要跟一个传说中的丑八怪退婚,求他去走这一趟。 一去不要紧,他发现这个女人竟就是梦中的女人…… 后来,他将她娶回家,日日撩夜夜宠,却和梦中的差了一点滋味。 他:“现实中的夫人很怕我,怎么办,在线等!”…

《他清冷撩人》精彩章节试读

点击阅读全文

刚入夏,京城就已热了起来。

姜家二房的院子早早熏了香,丫鬟白杏匆匆跨入院门,掀开门帘走了进来。

“姑娘可醒了?”

她声音放得很轻,但还是惊扰了床帐后的人。

只见那白色纱帐掀起一角,伸出一只圆润白皙的小脚,朝着外面晃了晃。

白杏知道这是自家姑娘醒来了,遂上前撩开纱帐。

姜芙素手掩着唇打着哈欠,寝衣的领口微微敞开,露出一抹青色的小衣,鼓起的弧度饶是女子都忍不住吞一吞口水。

再看那张脸,尚且稚嫩的面容已初显媚意,慵懒的姿态更是让人禁不住酥到骨子里。

白杏低下头不敢多看,拿起衣服伺候她起身。

“姑娘这样困,可是昨夜又做梦了?”

自从去年及笄,姑娘就夜夜惊梦,每次醒来身上都像水洗过一般,面容更是娇媚的不成样子。

姜芙的哈欠就这样哽在喉中,昨夜的缱绻仿佛还在眼前,就连腰间都似残留着男人掌心的灼热。

她红着脸含糊应了一声,索性白杏急着给她穿衣,没发现她的羞意。

“萧家来人了,大太太让您过去呢。”

小丫鬟的脸上是藏不住的喜意,“姑娘及笄已满一年,萧家这次来定是说大公子跟姑娘成亲的事。”

她手巧,伺候姜芙穿完衣后,又给她挽了个仙螺髻,发髻簪了支金钗,钗尾是只金雀咬着红珠,下坠流苏,动作间轻轻摇曳,越发衬得姜芙明媚动人。

白杏仔细给她上完妆,姜芙眯着眼困得都要睡过去,她眼尾用青黛稍稍勾勒,姑娘家的娇憨掩去了些媚意。

看着她这副心大的模样,白杏又好笑又心疼。

自家姑娘年仅五岁就失了双亲,大房亲厚不足,除非年节平日见都不见姑娘一眼,姜老夫人更是个不管事的,院门一关自顾礼佛,哪管姑娘受了多少委屈。

白杏心里堵着一口气,还好姑娘自小就跟萧家大公子定了亲,萧家风头渐盛,等姑娘嫁进去,看谁还敢小看她。

白杏越想越是这个理,说起萧家来语气万分亲昵。

“我听大房的王妈妈说,大公子已经在朝中担了职务了,就算日后不承爵前途也是不可限量,而且萧家还有三爷呢,大公子这位小叔叔可是了不得,年纪轻轻就掌管了金吾卫,可是天子座下第一人呢。”

她说得眉飞色舞,好似那萧家已经是囊中之物,殊不知姜芙眯蒙着眼,一句也没听进去。

昨夜她被那梦里人翻来覆去的折腾,天亮才睡熟,这会儿脑子正混沌得很,半边身子压在白杏身上,浑似那没骨头的人儿一样。

白杏说得口都干了,但也知晓自家姑娘的性子,叹了口气扶住她。

“姑娘没有助力,日后嫁进萧家定要笼络住大公子的心才行。”

“一定要嫁人吗?”

姜芙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突然开口。

她早晨醒来喜欢喝一盏蜜水,这会儿嗓音也如那蜜一般,甜得入耳。

白杏的心一下就软了,“自然是要嫁人的,不然姑娘日后孤苦无依,难道要去道观里当姑子?”

姜芙嘟囔了一句,“当姑子也没什么不好。”

她每晚做那样荒唐的梦,成亲才要糟。

只是这话跟白杏也不能说。

倒是白杏见她这幅娇憨可爱的模样放下了心,自家姑娘媚色倾城,性子又娇憨可人,只要那萧大公子不瞎,定会喜欢她。

白杏满怀信心扶着姜芙进了大房的院子,却被姜大太太口中的消息砸得眼晕。

“萧......萧家要退亲?怎么会?”

姜大太太严氏睨了堂中人一眼,此时姜芙已经站直了身子,低垂着头手指绞着衣带,不知在想什么,但看模样是极可怜的。

严氏心里此时畅快的很,二房这个孤女生得比大房的姑娘好看就罢了,攀的亲事也惹人羡,还好那萧家明智跟她退了亲。

只是姜芙被退亲,姜家其她姑娘的名声也要受影响,尤其是她的亲生女儿姜瑶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。

想到这,严氏又看她不顺眼了。

姜芙对严氏的心思一无所知,她这会儿困意消了,肚子就饿了,脑子里酱水鸭、蜜汁肘子、板栗鸡的乱想一通。

这些好菜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她才能吃上,所以每次饿极时脑子就忍不住想。

萧大公子于她而言还不如盘蜜汁肘子吸引人,退亲自然在她心中掀不起波澜。

白杏的话严氏没搭理,倒是她旁边的婆子接过了话头。

这人看着眼生,出口才知身份。

“我家老太太从立春就缠绵病榻,京城的大夫不知看了多少,就连宫里的太医都请遍了,可一直没好,上月世子夫人请了泓济寺的圆光大师,这一看可不得了......”

她说话抑扬顿挫,跟说书一样,就连白杏都被她勾住了情绪。

可婆子悄悄看向堂中,小姑娘依然低着头,一个眼神都没分给她。

婆子深吸一口气,打的腹稿差点忘记,顶着白杏和严氏的目光将剩下的话说完。

“原来啊,我家大公子跟姜四姑娘八字不合,硬要结亲恐怕会危害亲人,我家大公子是个孝顺的,听到大师的话不顾世人非议要来退亲,这事本是萧家做得不对,但老太太年事已高,萧家上下不敢怠慢,只能对不住姜四姑娘。

不过世子夫人说了,当初萧家下的聘礼姜家不必退,除此之外,萧家再赔偿姜四姑娘二成,姜四姑娘意下如何?”

婆子的话看似是商量,实则已经下了决定,跟萧家比起来,姜家这个忠勇伯府已经是没落贵族,萧家愿意赔偿已经是给足了面子。

严氏心中恼火,面上却不敢说什么,只藏着火气怒瞪着姜芙。

姜芙这会儿才回过神,刚才她差点就想起板栗鸡的味道了。

“哦,那就退吧。”

小姑娘甜腻的嗓音说着轻飘飘的话,好似说吃饭那样简单,将婆子剩下的威胁警告都堵在了口中。

婆子憋红了脸,好半天才喘过气来,她肥厚的手掌压着胸口,沉声道,“那麻烦姜四姑娘将信物换回来,我家三爷已经在贵府花厅里等着了。”

萧家这幅迫不及待退亲的模样让严氏侧目,若是她的瑶儿,她拼尽力气也要闹上一场。

可如今退亲的是姜芙,严氏气归气,更多的是看热闹的心思。

“去吧。”

姜芙屈膝行礼,搭着白杏的手走了出去。

花厅离这不远,周围都是大房的人,白杏心里再气也不敢这会儿说话给自家姑娘惹麻烦。

她气鼓鼓的,一路无话,姜芙想着退完亲就去吃午膳,脚步走得很快,几步路就到了花厅。

今日天气正好,蔷薇月季开得绚烂,铺满了整片花墙。

花厅中立着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,他脚踩金色祥云纹靴,黑色的官服衬得他气势威严,还未见其貌,就隐隐感受到寒气。

男人听到动静转过身来,逆着光姜芙看清他的相貌。

只见他斜眉入鬓,眸如电闪,丰神俊美的脸上透着冷意,双手垂在身侧,右手还夹着块白玉细细摩挲。

姜芙盯着那双手,腿软的厉害,昨夜他也是这样摩挲着她的腰腹,让她在梦里哭了半宿。

姜芙捏着白杏的手,不敢再踏进去。

造孽啊,她梦中的男人,怎么活了!

2.

萧荆早已等得不耐烦。

今日退亲本不该他来,萧玉璋不知从哪听来的传言,说姜四姑娘貌丑不堪,性子懦弱上不得台面,死缠烂打要退亲。

可真到要退亲送还信物的时候,他又不敢来了。

花厅外的月季开得绚烂,不少从墙外探出头来,花香腻人,萧荆心头越发烦躁。

只是那丝烦躁在看到姜芙后骤然变成惊诧。

萧荆有个秘密,自从一年前他及冠后就夜夜梦到一个小姑娘。

小姑娘面容娇媚,性子娇憨,在梦中任他欺负。

他从不是重欲的人,甚至厌恶女色,可碰到她却全然破了戒。

只是他私下寻遍京城,并未寻到人,就在萧荆已经接受小姑娘是梦中神女的时候,她出现了。

原来她一直藏在姜府的后院,还是他侄子的未婚妻。

萧荆捏紧指尖的白玉,轻抬脚步走到她面前。

“姜四姑娘?”

“......嗯。”

男人的声音落在耳边,姜芙知道自己躲不过去,低着头轻轻应了一声。

她今日穿了件烟粉色的齐胸襦裙,胸前勒得鼓鼓的,萧荆收回眼,落在她脸上。

见惯了小姑娘素面娇嫩的模样,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她上妆。

青眉如黛,眼波含情,樱唇被贝齿咬着落下两道痕迹。

萧荆脚步微动,指尖蓦然攥紧,他竟想上前将小姑娘的唇掰开,将自己的手指覆上去。

“信物可带了?”

“带了的。”

姜芙没听出他声音中的压抑,只觉得面前的男人冷得厉害,抖着手从领口扯出一块白玉。

白软轻颤,萧荆眸底墨色暗涌,须臾间又被他重重压下。

“给。”

萧荆伸出手,小姑娘娇嫩的柔荑落在他掌心,萧荆心头一动,捏住了她指尖。

姜芙猛然抬起头,水润杏眼含着惊惶。

他就这样可怕?

萧荆不耐看到她慌乱无措的模样,眉心皱紧,脸色看着更冷了。

姜芙身子抖了抖,春/梦对象是未婚夫小叔就已经足够可怕,他脾气还这样坏,若知道自己夜夜意/淫他,会不会气得想掐死她。

姜芙要吓哭了。

哎,到底是年纪小,胆子也小。

掌心的温度提醒萧荆,眼前的小姑娘不是他梦中的人,他松开手,将另一块玉放在她手中,“此后萧玉璋与姜四姑娘,再无关系。”

花厅里吹进来一缕风,男人早已消失在门外,主仆两人站了许久,等外面人都散开,白杏才敢大声说话。

“呼!这萧家三爷可真吓人!”

姜芙赞同的点头,金钗上的流苏晃啊晃,钗尾的雀儿都像活过来一样。

只是一瞬她就苦了脸。

“我......我腿麻了。”

刚才面对萧荆她吓破胆,动都不敢动,双腿酸软无力。

白杏连忙搀住她,“我扶着姑娘。”

她并不觉得自家姑娘害怕是什么难堪的事,萧家三爷和传闻中一样,冷面无情能止小儿啼哭,姑娘不怕才奇怪。

更何况萧家派他来退亲,简直就是在打姑娘的脸。

姑娘在姜府的日子本就艰难,日后可要怎么办。

白杏愁的嘴巴发苦,“要不再去求求大太太......”

姜芙知道白杏要说什么,截过了她的话茬。

“求她做什么,亲事是萧家要退的,大伯母也没有办法,而且退亲也挺好的。”

若是等她嫁进去,洞房夜梦到其他男人,那男人还是丈夫的小叔,只是想想她就觉得要死了。

或是避开了最糟的情况,姜芙的心胸豁然开朗,身上也有了力气,就又觉得肚子饿了。

“今日午膳吃什么?昨日那道芙蓉鱼片不错,也不知今日有没有。”

“啊?”

白杏还沉浸在姑娘被退亲的悲痛中,她家姑娘心是真大,这种情况都没忘记吃。

白杏擦了擦眼角的湿润,“我待会儿去厨房看看。”

“嗯,要早点去,不然又要吃剩饭了。”

“婢子晓得的。”

......

萧荆回到府中,还没踏进三房的院子就被萧玉璋拦住了去路。

两人虽说是叔侄,其实年纪只差了四岁,可这性子却是天差地别。

萧荆沉稳不似同龄人,而萧玉璋又过分跳脱,此时他朝着萧荆挤眉弄眼抓耳挠腮。

“小叔可见到那姜四了,是不是和传闻中一样,相貌丑陋胆小如鼠?”

萧荆以前并不觉得这个侄子活泼跳脱有什么错,但此时看他却有些不顺眼。

“像什么样子!”

“小叔您还没回我呢。”

平日萧玉璋最怕自己小叔,但这会儿好奇战胜了恐惧,缠着他非要求个结果。

萧荆眼尾压了压,没让萧玉璋看清他眸底的情绪。

“嗯。”

她容貌不丑,但胆子确是小,自己倒也没骗人。

“哼!我就知道,还好退了亲,不然就要娶这丑八怪了,多谢小叔替我走这一趟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萧玉璋觉得今日自家小叔难得好说话,心中的感激就更深了。

“小叔,姜四的信物呢?”

“断了。”

没等他说完,萧荆就摊开掌心,白玉从中间断成两半。

萧玉璋垮下脸,“怎么会?”

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笑意,“算了,反正都退亲了,这信物也没用了,小叔扔了吧。”

摆脱了跟姜芙的亲事,萧玉璋俨然像卸下了一个重担,整个人都变得意气风发。

萧荆闻言并未说话,只是那掌心又重新合上。

白玉被小姑娘随身佩戴,上面还残留着小姑娘的温香,他不自觉攥紧。

......

姜芙被退亲,在姜家的待遇就更差了。

还好二房的院子只有她和白杏,关起门来旁人的话也传不到她耳中。

只要能吃饱饭,姜芙并不在意旁人说她什么。

夏夜凉爽,她看了会书就到了睡觉的时辰。

姜芙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,白杏端来一碗安神汤,见她这样脸上尽是担忧。

“姑娘夜夜惊梦的毛病合该让大夫来看看的。”

之前还盼着姑娘嫁到萧家能请大夫,现在退了亲她的打算就落空了。

姜芙现在听不得这个梦字,接过白杏手中的安神汤几口喝完。

“不是什么大毛病,或许日后就好了。”

“要真这样就好了。”

姜芙心大,白杏却不敢懈怠,她看着姜芙将安神汤喝完,又给她掖了掖被角,安抚道。

“姑娘早点睡,睡熟了就不做梦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安神汤的药效上来,很快姜芙的眼皮子就开始打架。

可是今晚,她还是做梦了。

梦里的场景是姜府的花厅,她依然是白日那身装扮,只是整个人趴在萧荆的怀里,手心还覆在他的胸膛上。

继续阅读

相关推荐

书友评论

    没有数据
0